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翠微居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都市极乐后宫 精選沴藏

精彩篇精张曼玉

      按照娇美的少女忍者,说出的地址,杨阳花了半个小时终于找到了,看着下面这栋豪华的别墅,杨阳冷冷一笑,通过气机的感应,杨阳直接找到了江伟国的房间,一脚将门踹开。《+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那宽大豪华的睡,江伟国和他的美艳娇妻张曼玉,顿时起身,打开灯,看到是杨阳后,忍不住的指着杨阳说道:“你,你,你怎么进来了?”

    对于这个不开眼的家伙,杨阳懒得和他废话,直接一脚将他踢下床,冷冷的说道:“昨天放过你了,竟然不知道珍惜,既然想死,我就成全你。”说着,杨阳又是一脚,将他踹飞,碰到墙壁后,发出一声碰的响声。

    由于江伟国特意让人用隔音的材料,所以房间里面的声响,外面的人,根本听不见。

    这一切都在几秒钟,床,上的张曼玉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就看到自己的丈夫,如同死狗一般的瘫软在地上嘴角流着血液,顿时,忍不住的发出一声尖叫。

    杨阳皱了皱眉,冷冷的看着张曼玉,说道:“叫什么叫,你丈夫还没有死呢。”接着,好像发现新大陆似地,发现,张曼玉这个美艳的人,妻,竟然能够引动他体内的欲,火,愣了一下,杨阳接着说道:“既然你喜欢叫,那么我让你叫的更欢快一点。”说着,伸手将张曼玉拉了过来,直接撕扯掉,她身上的红色丝质睡裙,接着,拉掉她那同样红色的花边的文,胸,在张曼玉的娇呼挣扎中,扯下了她那红色的小裤裤。

    顿时,张曼玉这个美艳的人,妻,她那雪,白诱,人的胴,体,就暴露在了杨阳的眼底。

    本来如同死狗般的江伟国,看到杨阳的动作,顿时怒火中烧,急切的叫喊着:“你这个畜生,快点住手。”他对自己这个美艳的娇妻,爱的很深,觉得不允许别的男人碰。

    冷冷一笑,杨阳握住张曼玉那对饱,满的玉,乳,用力的捏,揉,说道:“不知死活,接下来,让你慢慢欣赏你妻子的尖叫。”

    杨阳说完,就将自己的短裤扯下来,顿时,他那火热粗大坚硬的宝贝,就冲了出来,那俊美雄壮的强烈气息,一下子就彰显出来。

    张曼玉作为官太太,加上她自己学识很高,所以气质带着特有的高贵,因为保养的好,真正算的上是一位美艳贵妇。

    在家里面,又丈夫的疼爱,可以说生活相当的美满,不过任何事情都不可能完美,特别是对于处在虎狼之年,性,欲旺盛年纪的美妇来说,丈夫的不中用,让她每次都很失落。因为她特有的高贵心理,所以她绝对不会去红杏出墙。

    此时,看到杨阳那根,俊美雄壮,火热粗大坚硬,绝世无双的宝贝,顿时愣住了,她那里经过这样雄伟,阳刚,让人惊叹的宝贝。

    不过,此时,她面对杨阳即将来到的侵犯,也就不顾上惊叹,忍不住拉住被子,想要将自己那保养的非常好的玉体遮住,嘴上娇声说道:“你别过来,你这是犯法的,就算有人保你,你也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到时候,你的一生就毁了。”

    听了张曼玉这个美艳的贵妇的话,杨阳玩味的笑了笑,也不急着却侵犯占有这个美艳的贵妇,而是饶有兴趣的问道:“你被我侵犯了,假如去告我的话,那么别人不都知道,你被侵犯过,那时候,别人不会用异样的眼光看你。”说着,稍微用力的握住张曼玉的那饱满玉,乳,捏,揉着。

    听了杨阳的话,张曼玉眼睛一亮,连忙说道:“阿姨知道你是一个好孩子,不会侵犯阿姨,让阿姨受别人的歧视。你有什么要求,说给阿姨听,阿姨一定满足你。”

    手指捏住张曼玉那雪,白饱,满玉,乳上的红豆,稍微用力的捻动,邪魅的笑道:“阿姨,既然你都说我是好孩子了,好孩子当然要孝顺啦,你看,你的死狗一般的丈夫,在性,爱方面,肯定没有满足你,那么我今天就来满足阿姨,让阿姨体验到性,爱的美妙滋味。”

    “啊”听了杨阳的话,张曼玉顿时娇美的脸蛋一红,芳心一热,看到杨阳俊美帅气的脸蛋上,那充满迷醉气息的邪魅笑容,芳心更是有点怦怦直跳,嘴上连忙说道:“阿姨很满足,不需要你,除了这,只要是你想要的,阿姨都满足你。”说着,感觉到,从自己那雪,白乳,峰上面的红豆传来的酥,麻,张曼玉就有些发热。

    杨阳凑到张曼玉这个美艳贵妇的面前,用手指挑起她那白嫩的下巴,邪魅的笑道:“阿姨,你们江家,除了你这个美艳的女人算是无价之宝外,其他的东西,在我眼里,就如同狗屎。”

    虽然杨阳如此贬低江家,让张曼玉有些不满,可是哪个女人不喜欢听赞美的话,杨阳说她是无价之宝,张曼玉芳心还是有点喜悦的,特别是,从杨阳这个俊美帅气的少年嘴里说出。

    这时,地上如死狗般的江伟国,看着杨阳挑,逗自己的美艳娇妻,只感觉怒火将他燃烧,还好不愧是国家的部长,强忍怒火,沉声说道:“杨阳,你难道真的想要和江家同归于尽,今天的事,就这样算了,我们以后井水不犯河水。”

    杨阳回头,看着江伟国,冷笑道:“你算什么东西,你江家在我眼里,不过是一只稍微强壮的蚂蚁,既然惹了我,就要承受我的怒火。”接着又邪魅的笑道:“我想,你肯定没有满足你的妻子,我现在发发善心,帮你满足你的妻子,让她体验美妙的性,爱滋味。”说着,低头吻住了张曼玉那娇嫩香甜的小嘴。

    “唔,唔”张曼玉突然被杨阳吻住,顿时忍不住的挣扎起来,可是,她哪里挣脱的开,特别是,她在杨阳用力的捏了一下她那雪,白饱,满的玉,乳后,感觉有点痛,就忍不住的张嘴娇呼,这下,被杨阳将舌头侵入进来。

    地上的江伟国,看着杨阳侵犯自己的美艳娇妻,只觉得心中的怒火一波接一波的,心中恨不得把杨阳撕了,可是,刚才被杨阳踹了两脚,现在根本没有力气阻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美艳的娇妻,被杨阳侵犯。

    杨阳一边和张曼玉湿吻,一边用手爱,抚刺激她的身子,慢慢的将她体内的情,欲之火,激发起了。

    在杨阳的湿吻和爱,抚刺激之下,张曼玉这个美艳贵妇,只感觉身子开始发热,阵阵性,欲的渴望开始慢慢的涌动,想要推开杨阳,可是却在他的湿吻爱,抚之下,变得娇软无力,更让她感觉羞耻的是,自己下面那芳草萋萋的娇嫩香甜的私,处,竟然开始变得湿润酥痒渴望。

    杨阳火热的手掌,慢慢的往下,滑到张曼玉那雪,白丰,腴弹性十足的美腿上,抚,摸了一会,接着慢慢的往张曼玉那芳草萋萋的滑去。

    杨阳火热的手掌,如同带电一般,张曼玉感觉身子,在他的爱,抚刺激下,那性,欲的渴望,越来越强烈,芳心想要阻止,可是身子却违背自己的意愿。

    在杨阳的手掌想要抚弄她那芳草萋萋的私,处时,张曼玉终于忍不住的用力一推,白嫩的小手按住杨阳的手,红着娇美的脸蛋,娇声说道:“啊,不要。”

    杨阳邪魅一笑,掀开被子,将她抱住,接着分开的那雪白弹性十足的美腿,扭头对正怒火中烧,恨不得用眼神杀死自己的江伟国,说道:“你看,你的妻子,这里都湿了,你说她是不是想要。”

    被杨阳这样羞辱,江伟国只能大声的咒骂杨阳,却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美艳的娇妻,被杨阳这样侵犯,他心里在滴血。

    而刚才还对杨阳有些好感的张曼玉,见杨阳,竟然当着自己丈夫的面,作践自己,芳心顿时又羞又怒,同时还有她自己也没有觉察到的兴奋和刺激。正想不顾贵妇气质,大声的娇骂,可是,等她娇嫩香甜的小嘴一张,就被杨阳低头吻住。

    接着杨阳俯子,将自己那已经火热粗大坚硬的宝贝,抵在张曼玉那芳草萋萋,娇嫩湿润的花唇上,用力的顶了进去。

    一阵撕裂般的痛楚,让张曼玉忍不住的娇呼一声,差点咬到杨阳的舌头,白嫩的小手忍不住紧紧的抓住杨阳的手臂,皱着黛眉,痛呼道:“好痛,你轻点。”

    杨阳却淡淡一笑,说道:“只有痛,才会让你记忆深刻,让你绝对忘不了被我弄的性,爱的美妙滋味。”说着,杨阳抱着张曼玉那又白又大又圆的美tun,开始挺送冲击起来。

    为了羞辱江伟国,杨阳特别将位置挪动的,让江伟国,能够一清二楚的看见,自己那俊美雄壮,火热粗大坚硬的宝贝,在他美艳娇妻张曼玉,那芳草萋萋,娇嫩粉红的玉道里面抽,送进出的动作。

    没有让杨阳失望,江伟国真的看的一清二楚,看着自己心爱的美艳娇妻,竟然被别的男人,占有,侵犯,玷污,他真的恨不得把杨阳砍死,眼中的怒火,熊熊燃烧,如果可能的话,他想要把杨阳烧死。

    而张曼玉发现,自己竟然没有被除了自己丈夫之外的男人,侵犯的那种惶恐和愤怒,特别是,侵犯她的,是杨阳这个俊美帅气,魅力醉人的少年,还有下面那娇嫩的玉道,被他那火热粗大坚硬的宝贝,占有,充满的感觉,虽然有些痛楚,可是更多的却感觉很充实,甚至,感觉很美妙。不过,一想到,自己的丈夫就在面前,她就觉得有些羞耻,想要挣扎的推开杨阳,可是却无济于事。

    杨阳没有想到,身下的美艳贵妇,她那娇嫩玉道,竟然这么的紧窄幽深,让他感觉很美妙,俊美帅气的脸蛋上,带着邪魅的笑容,说道:“阿姨,你快点叫吧,让你的丈夫听听,你被我干的有多么的美妙快乐。”说着,杨阳渐渐的加快速度,挺送顶动的更加用力和深入。

    杨阳的这话,让张曼玉感觉羞耻不已,同时隐隐有些兴奋和刺激,更加让她有些对不起自己丈夫的是,自己确实如同杨阳说的这样,被他干的很美,很快乐。

    而地上死狗般的江伟国,看着杨阳那俊美雄壮,火热粗大坚硬的宝贝,在自己心爱娇妻的那娇嫩玉道里面进出的动作,听着杨阳羞辱的话,他除了有强烈的愤怒外,竟然隐隐感觉有些病态的兴奋和刺激。

    终于在杨阳的挺送冲击之下,张曼玉这个美艳的贵妇,感觉那强烈的性,爱快,感,不停的涌上,冲击着她的心儿,让她忍不住的啊啊娇吟起来。等叫完,才反应过来,顿时咬住娇嫩的嘴唇,芳心羞耻不已。

    不过,在杨阳那火热粗大坚硬的宝贝,深深的,有力的顶在了她那娇软酥柔,从来没有人光临过的上时,她又忍不住的发出一声高亢的娇吟,那上面,传来的美妙难言的快,感,几乎让她迷失,忍不住抬起雪白又圆又大的美tun,迎合起杨阳的抽,送冲击。

    感觉到身下美艳贵妇的迎合,杨阳心中有点得意,抱着她,冲击的更加快速,也更加的用力,每一次的深深的顶在她的上,嘴上更是毫不留情的羞辱道:“听听,你的妻子,被我干的有多么的快乐。”

    听到杨阳如此羞辱的话,江伟国只感觉自己气的快要,由于父亲是开国元勋,生为红一代,政治生涯是平步青云,从未受过这样的羞辱,加上他本身就阴狠毒辣,一向只有他羞辱别人的,可是,现在,当着自己的面,看着自己心爱的美艳娇妻,在杨阳的弄之下,发出阵阵啊啊诱,人的娇吟,看着杨阳如此占有侵犯自己的爱妻,他只觉得血液都快要被怒火点燃,嘴上怒骂道:“畜生,我不会放过你了。”眼中的怒火,带着怨毒的目光。

    杨阳一边抱着身下美艳诱,人的贵妇张曼玉,用力快速深深的顶动,享受着她那娇嫩紧窄的玉道,带来的美妙感觉,一边冷冷笑道:“不知死活的东西,你以为我会放过你吗?”说着,杨阳将自己的火热粗大坚硬的宝贝,再一次,用力的,深深的顶在美艳贵妇张曼玉,她那娇柔酥软,玉洁温热的上。

    “啊”张曼玉哪里享受着这样的冲击顶动,她只觉得自己那娇柔酥软的上,传来的中强烈的快,感,几乎要让她迷失。虽然知道,自己现在是被杨阳强行侵犯占有,而且他还这样羞辱自己的丈夫,可是,张曼玉芳心里面,却没有多少,对杨阳的恨意。只是作为,她当然有些羞涩,觉得自己被杨阳侵犯占有,身子竟然还觉得很有美妙的快,感。而且,更让她感觉羞耻的是,自己竟然还忍不住的娇吟出来。

    芳心想着抗拒这种难言美妙的性,爱快,感,可是身子却违背她的意愿,忍不住有些主动的迎合起杨阳的抽,送冲击。

    这样矛盾的感觉,更是让她觉得有些异样的刺激和兴奋,那种性,爱的快,感,也更加的强烈。

    俊美帅气的脸蛋上,带着邪魅的笑容,杨阳看着身下美艳的贵妇张曼玉,在自己的抽,送顶动之下,不知觉得开始主动迎合和发出啊啊啊的娇吟,说道:“阿姨,快点告诉你那个白痴丈夫,让他知道,你现在被我弄的有多么的美。”说着,杨阳抽,送顶动的更加卖力。

    在杨阳那火热粗大坚硬的宝贝,如此强烈的冲击顶动之下,张曼玉只感觉那从未有过的,难言美妙的性,爱快,感,一波接一波的,连绵不绝。让她,真的想要,迷失在这美妙的感觉里,尽情的享受和杨阳性,爱缠绵的美妙滋味。可是,听了杨阳这样邪恶羞辱的调笑,张曼玉顿时芳心羞怒,想要生气的娇骂,可是,娇嫩的小嘴一张,发出的却是那因为被杨阳顶到后,传来的美妙感觉,让她不由自主的发出的啊啊婉转娇吟。白嫩的小手,忍不住紧紧的抓着杨阳的手臂,雪,白又圆又大的美tun,更是不知羞耻的主动迎合杨阳的冲击挺送。

    她芳心里面,那种羞耻感觉,在杨阳俊美雄壮,火热粗大坚硬的宝贝,冲击之下,变得越来越淡,好似有种自暴自弃,或者说,被杨阳弄下,带来的那种从未有过的美妙性,爱滋味给弄的沉沦堕落。忍不住的就想不顾羞耻,不再理会自己的丈夫是不是就在面前,她只想好好的体验,作为女人的乐趣,体验那种从未有过的美妙的性,爱滋味。

    而一贯那种道德的束缚,还有作为的贤淑,作为良母的端庄,让美艳的贵妇张曼玉,提醒自己,不能有这样沉沦堕落的想法,可是,身子里面,传来的那种美妙的性,爱快,感,不停的冲击着她的理智,让她芳心的抗拒,越来越弱。

    地上的如同死狗般的江伟国,看着自己心爱的美艳娇妻,那在杨阳的弄之下,娇美的脸蛋,变得潮红娇艳迷人极了,再听着她那婉转诱,人的娇吟,更是让江伟国心中滴血,他不能相信,也不愿相信,自己心爱的娇妻,竟然在杨阳的弄之下,竟然真的如同杨阳羞辱的那样,确实被杨阳弄的很快乐。只要是一个男人,他此时都会觉得有种撕心裂肺的痛,倾尽五湖四海之水的恨,焚尽八荒的怒。江伟国现在就是这样的感觉,同时,他又有种病态的刺激和兴奋,特别是,自己不能满足心爱的娇妻,而现在看着心爱的娇妻,在杨阳的身下,婉转承欢,他有觉得兴奋刺激不已。

    “啊”一声高亢诱,人心扉的娇吟,从美艳贵妇张曼玉的娇嫩小嘴里面发出,在杨阳再一次的用力的深深的顶在她那娇柔酥软的上后,她只感觉一阵强烈的快,感涌上,身子不由自主的一抖,忍不住如同八爪鱼一般的缠住杨阳,接着,那娇嫩的玉道深处,抑制不住的涌出大量粘滑清香的热流。

    那种飞上天一般的,从未有过的,难以言喻的美妙性,爱高,潮带来的快,感滋味,差不多让张曼玉迷失在里面,她现在完全不理会,是杨阳强行侵犯她,占有她清白的身子,毫不在意的紧紧的抱住杨阳,享受着,杨阳那俊美雄壮,火热粗大坚硬的宝贝,顶动,带给她的那无上的美妙快,感。

    被美艳贵妇张曼玉,那性,爱高,潮涌出的热流一淋,杨阳也觉得很美妙,俊美帅气的脸蛋上,邪魅的笑容更甚,继续抱着张曼玉冲击顶动,让她更加彻底的享受着美妙的性,爱高,潮。

    过了好一会,美艳贵妇张曼玉,这才从这无上美妙的感觉里面,清醒过来,发现,自己竟然不知羞耻的紧紧抱着杨阳,芳心顿时一羞,忍不住松开他,那情,欲之水迷蒙的漂亮眼睛里,带着不知所措的羞涩和茫然。

    没等她开口说话,杨阳就邪魅的笑道:“阿姨,刚才我把你弄的是不是美极了?”

    美艳贵妇张曼玉听了,想到自己刚才体验到了那种从未有过的美妙性,爱滋味,忍不住的点了点头,接着顿时反应过来,娇美的脸蛋更加羞红,情不自禁的娇声骂道:“坏蛋。”

    这样的娇骂,更像是对情郎的撒娇,听着杨阳也不以为意,邪魅迷人的笑容更甚。

    地上的江伟国,刚才看到自己的心爱娇妻,在杨阳的弄之下,达到了性,爱的,心中就忍不住悲愤不已,同时又有些自卑,这样的矛盾情绪,让他的感觉有些猥琐的兴奋和刺激,现在见自己心爱的娇妻,竟然和杨阳打情骂俏的,心中更是滴血,忍不住的又喷出了一口血液。

    对于胆敢伤害自己最爱的女人,最爱的妈妈林清雪的人,杨阳绝对不会半点心软,他先前说过要好好的折磨江伟国,现在当然要好好的折磨他。当然,杨阳对于折磨敌人,没有半点的快意,他心中只有绝对的冷酷无情,就如同踩死一只蚂蚁那般,风轻云淡,毫不在意。

    抱着身下美艳贵妇张曼玉的娇嫩玉,体,继续用力的冲击顶送了一会,杨阳突然停了下来,邪魅的笑道:“阿姨,你现在把你的感觉告诉你的白痴丈夫,让他听听,你被我弄的有多么的美。”

    杨阳这突然的停下,让本来正享受着杨阳火热粗大坚硬的宝贝,抽,送顶动带来的美妙快感的张曼玉,有些不满,忍不住的抬起雪,白又圆又大的,弹性十足的美tun,想要迎合杨阳的冲击,听了杨阳的话,顿时一愣,接着芳心羞涩不已,现在她发现自己,完全就不是一个被侵犯,被强,暴的女人该有的样子,自己竟然不知羞耻的迎合杨阳的侵犯,而且还是当着自己丈夫的面,张曼玉只觉得强烈的羞耻感,让她恨不得钻进被子里。

    见身下,美艳的贵妇张曼玉,竟然不配合自己羞辱她的丈夫,杨阳有点生气,邪魅一笑,将她那娇嫩诱,人的胴,体翻过来,让她那雪,白又圆又大,弹性十足的美tun高高的翘起,从后面将自己的火热粗大坚硬的宝贝,顶了进去。嘴上调笑道:“阿姨,看来,刚才的美妙滋味,你体会享受够,现在我就让你享受更加美妙的滋味。”说着,杨阳开始更加激烈,更加强劲,更加深入的冲击顶送。

    一向端庄贤淑的美艳贵妇,张曼玉,她那里经历过,用这样羞人的姿势性,爱缠绵的,娇美的脸蛋更是羞红的发烫,忍不住扭动身子,想要摆脱这种羞人的姿势,娇嫩的小嘴娇呼道:“啊,不要。”

    可是,刚说完,她就感觉一阵强烈的快,感涌上,让她不由自主的啊啊的娇吟出来。

    冷冷一笑,杨阳一手用力的拍打着美艳贵妇张曼玉,那雪,白又圆又大,弹性十足的美tun,一手穿过她那纤细的柳腰,用力的捏,揉她那娇嫩饱,满的玉,乳。嘴上更是毫不留情的羞辱道:“阿姨,我发现你的白痴丈夫,很喜欢看你现在的样子。”

    正被杨阳从后面冲击顶送,这样的姿势除了羞人外,也有些刺激,再加上每一次杨阳那火热粗大坚硬的宝贝都深深的顶在她的上,所以那美妙难言的快感,更是连绵不绝,一波接一波的,让她差点迷失,忍不住的啊啊娇吟着,现在听了杨阳的话,忍不住扭头一看,顿时,对上了自己丈夫,那双愤怒,却刺激兴奋的眼睛,张曼玉顿时芳心涌起一股强烈的羞涩,还有隐隐的刺激,正想说什么,就感觉自己那娇柔酥软的,再一次的被杨阳那火热粗大坚硬的宝贝深深用力的顶住,顿时忍不住的发出一声高,亢婉转诱,人的娇吟,那娇嫩的玉道深处,再一次抑制不住的涌出大量粘滑的热流。

    被美艳贵妇张曼玉高,潮涌出的热流一淋,杨阳也感觉到一阵美妙快感,俊美帅气的脸蛋上,带着邪魅的笑意,看着吐血的江伟国,羞辱道:“不知死活的白痴,你的妻子下面好紧,让我好舒服。”说着,再一次的用自己那火热坚硬粗大的宝贝,用力的一顶。

    本来就被那性,爱高,潮弄的有些迷失张曼玉,被杨阳这样一顶,顿时忍不住的啊的一声娇吟。

    地上的江伟国,看着自己的美艳娇妻,在杨过的抽,送弄之下,她那娇美的脸蛋上,明显带着满足的春意,再听杨阳羞辱的话,江伟国,感觉自己头顶的绿帽子,是天底下最绿的,忍不住怒喝道:“贱,货,你难道这么喜欢被别的男人。”同时,心中也有些猥琐自卑的刺激。

    张曼玉正一边享受着杨阳那俊美雄壮,粗大坚硬,绝世无双的宝贝,顶动,带给她的美妙的性,爱快,感,一边有些羞愧,自己竟然当着自己丈夫的面和杨阳做,爱,特别是,看到自己丈夫,见自己被杨阳如此弄,而气的吐血,张曼玉芳心就更加的愧疚。可是,现在,突然听到,一向疼爱自己的丈夫,竟然骂自己贱,货,张曼玉一时间有些发愣,接着感觉委屈和伤心,难道是自己愿意被别的男人弄,还不是你自己招惹的祸事,越想,张曼玉就越觉得委屈,同时,芳心对丈夫的愧疚就越弱。

    杨阳冷哼一声,说道:“不知死活的白痴,你的妻子,以后就是我的女人,你竟然敢这样骂她,看来你真的是不想活了。”说着,杨阳一边继续挺着火热粗大坚硬的宝贝,冲击顶送,一边随手拿起床头小柜上的电话,对着江伟国砸了过去。

    碰的一声,江伟国下面男人的工具,被杨阳用电话,砸得一阵剧痛,让他差点跳起来。

    张曼玉见到自己丈夫这样猥琐痛苦的样子,芳心又有些不忍,想想几十年的夫妻恩爱,现在,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自己的清白身子,已经被杨阳占有,而且还是当着自己丈夫的面,此时,更是听杨阳说,自己以后就是他的女人,张曼玉芳心又是忧伤又是喜悦的,还有一些羞涩。

    杨阳好似感觉到身下的美艳贵妇张曼玉的心思,将自己那火热坚硬粗大的宝贝,用力的顶入,深深的顶在她那娇柔酥软的上,嘴上邪魅的说道:“阿姨,我比你的白痴丈夫厉害多了,让你体验享受到真正的性,爱美妙的滋味,是不是很喜欢做我的女人?”

    张曼玉被杨阳火热坚硬的宝贝一顶,忍不住的发出一阵啊的娇吟,听了杨阳的话,顿时有些羞涩,回头娇腻的白了杨阳一眼,咬着红润的嘴唇不说话。

    嘿嘿一笑,杨阳双手穿过,握住美艳贵妇张曼玉,那对雪,白娇嫩饱,满的玉,乳,用力的捏,揉,同时,冲击顶送的更加用力很深入。

    感觉到杨阳火热手掌的捏,揉,爱,抚,还有他那火热坚硬粗大宝贝的抽,送顶动,带来的美妙性,爱快,感,张曼玉终于有些忍不住了,潮红着娇美的脸蛋,漂亮的眼睛春水汪汪,娇嫩红润的嘴唇微张,发出阵阵婉转诱,人的娇吟。

    痛了一会的江伟国,看到自己美艳娇妻,竟然在杨阳的弄之下,发出阵阵婉转诱,人的娇吟,江伟国马上气的骂道:“我就知道你是一个yin荡的女人,老子以前让你用这个姿势,你从来没有同意,现在被杨阳这个小畜生用这样一般的姿势弄,你就忍不住的开始发春,开始yin叫。你这个贱,货,终于露出本性了。”

    张曼玉有些难以置信,一向疼爱自己,在自己面前风度儒雅的丈夫,竟然说出这样粗俗,这样羞耻的话,张曼玉芳心一痛,本来潮红的娇美脸蛋,有些发白,盈盈的泪光,在她那漂亮的眼睛里面闪现。

    杨阳冷哼一声,体内的先天真气,运转,使出大擒拿手,隔空将江伟国抓起,羞辱道:“你这个不知死活的白痴,废物,你的妻子,从来就没有喜欢过你的可怜虫,我今天不杀你,但是,我让永远也做不成男人。”说着,杨阳手掌一挥,江伟国好似炮弹一般的撞击在墙上,同时,一阵剧痛从他下面传来。

    碰的一声,江伟国彻底晕了过去,如同死狗一般,动也不动。

    杨阳拍打了一下美艳贵妇张曼玉,她那雪,白又圆又大弹性十足的美tun,柔声说道:“阿姨,以后你就是我的女人,我会好好的疼你。”说着,为了让张曼玉没有时间去悲伤,杨阳开始更加用力,更加深入,更加强劲的冲击顶送。

    美艳贵妇张曼玉,她那白嫩温软诱,人的胴,体,有如大海上的一叶扁舟,在杨阳火热粗大坚硬的宝贝的如同般的冲击下,摇曳晃荡,她那对雪,白饱,满的玉,乳,更是抖动的画出一道道优美的弧线。

    一阵阵强烈的快,感不停的冲击她的心底,在加上杨阳那温柔的话语,美艳贵妇张曼玉,只想好好的放纵一次,红润的嘴唇张开,毫无顾忌的发出阵阵婉转诱,人的娇吟,好似要诉说,自己在杨阳的弄之下,有多么的快乐,又好似想要把心中的委屈悲伤,全部娇吟发泄出来。

    她那雪,白弹性十足,又圆又大的美tun主动的扭动,迎合着杨阳的冲击,那娇嫩湿润的玉道,好似活过来一边的主动蠕动和吸允杨阳那火热粗大坚硬的宝贝。

    杨阳顿时感觉到一阵美妙,低吼一声,冲击顶送的更加激烈和用力。

    等美艳贵妇张曼玉,在被他送上了第五次的的美妙后,杨阳终于忍不住了,紧紧的抱住她,将自己那火热坚硬粗大的宝贝,深深的抵在她那娇柔酥软的上,浓浓滚烫馥香的精华,毫无保留的,全部喷张曼玉那娇柔的深处。

    被杨阳那滚烫浓浓的精华这样一烫,张曼玉娇吟一声,又一次的。接着诱,人的胴,体,娇软无力的趴下。

    杨阳趴在她那玉洁光滑的背上,抱着她,静静的享受了一会那性,爱高,潮的美妙余韵,这才抬头吻了吻她光滑玉洁的粉背,轻笑道:“阿姨,是不是美得不愿意醒过来?”

    娇腻的哼了一声,张曼玉满足的享受着那渐渐消退的性,爱余韵。

    轻轻的爱抚着张曼玉她那因为性,爱而染着娇艳玫瑰色的玉,体,接着拢了拢她那有些凌乱的秀发,柔声说道:“阿姨,和我回家。”说着,将自己那火热坚硬粗大的宝贝,从张曼玉那娇嫩湿润的玉道退出,起身,将她抱起。

    张曼玉娇美的脸蛋上,带着性,爱满足后的慵懒春意风情,任由杨阳抱着她,带着似羞似嗔似喜似悲似伤的复杂眼神,看着杨阳,娇声道:“难道你还没有满足,想要把我当做你的性,爱玩物。”

    杨阳一听,微微一愣,接着,用手拍了美艳贵妇张曼玉,她那雪白又圆又大的美tun一下,将她那雪,白的美tun拍的有些发红,这才说道:“阿姨,我说了,你是我的女人,不是我的玩物。”

    被杨阳手掌一拍,张曼玉忍不住羞怒的瞪了杨阳一眼,听了他的话,娇腻的哼道:“有什么区别吗?”

    杨阳邪魅笑道:“区别就在于,和你性,爱缠绵的时候,我会把精华你的体内,让你怀孕,给我生孩子。还是说,阿姨,你很喜欢做我的性,爱玩物?”

    “啊,”张曼玉听了,顿时娇美的脸蛋发红,接着想起什么,娇声嗔道:“坏蛋,人家今天就是。”说着,低头一看,自己下面那娇柔粉红的私,处。

    张曼玉一向对自己的身子,保养的极好,特别是,她呵护调养的,就如同二十多岁的少妇一般,所以,她排出的,是优质的,接受了杨阳最优秀的精华,如果不出意外,这一次,她的里面,就会受孕怀胎。

    杨阳邪魅笑着,用手指挑起张曼玉白嫩的小巴,说道:“阿姨,难道你不喜欢吗?”

    红着娇美的脸蛋,似羞似嗔的白了杨阳一眼,张曼玉娇腻的哼道:“坏蛋,假如人家怀孕了,等生下孩子,告诉她说,你哥哥的未婚妻被你爸爸抢过来做女人。”一想到,自己的儿子,丈夫,都被杨阳这个坏蛋打伤,而自己竟然和杨阳打情骂俏而且还即将怀上他的孩子,张曼玉就觉得羞耻和刺激,隐隐有些兴奋。

    杨阳霸道的说道:“阿姨,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不会杀你的儿子丈夫,不过以后你不准和他们来往,我们生下的孩子更加不会叫什么哥哥。”

    美艳贵妇张曼玉,感受到杨阳如此霸道,再加上先前她就被杨阳那火热粗大坚硬的宝贝带来的从未有过的美妙快,感弄迷失,所以芳心早就对杨阳臣服,不过嘴上还是娇腻的哼道:“坏蛋,人家才不要。”

    杨阳不怀好意的邪魅一笑,说道:“阿姨,看来你还没有体验到更加美妙的性,爱快,感。”说着,杨阳将自己那火热坚硬粗大的宝贝,重新顶入美艳贵妇张曼玉她那娇柔湿润迷人的玉道,接着,抱起她,从别墅里面飞了出去。

    张曼玉忍不住的娇呼一声,雪,白光滑细腻的美腿,紧紧的缠住杨阳的腰肢,雪嫩柔滑的玉臂紧紧的搂住杨阳的脖子。

    而杨阳双手托住她那雪,白弹性十足,又圆又大的美tun,就这样,凌空飞度,一边飞,一边不停的冲击顶送。

    美艳贵妇,张曼玉,那里经过这样的性,爱缠绵,看着下面繁华的夜景,听着嘈杂热烈的喧闹,看着一栋栋高,耸的大楼,感受着杨阳火热坚硬宝贝,冲击顶送带来的强烈的美妙的感觉,特别是被杨阳每一次的抛起,接着落下,那深深的顶入在自己娇柔酥软上的感觉,张曼玉觉得一阵强烈的刺激,潮红着娇美的脸蛋,春水汪汪的大眼睛,带着含羞带嗔,还有一丝兴奋,娇嫩的小嘴张开,毫无顾忌的开始大声的婉转娇吟。 ( 都市皇宫 /3/3335/index.html 移动版阅读m.cuiweiju7.com )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翠微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