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翠微居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都市极乐后宫 精選沴藏

正文 第三千五百八十四章 人类啊,毫无变化

      说实话,这种非常标准的损耗,只要是查账都能查出来,但为什么之前一直没人管呢?因为之前搞审计的是刘晔,刘晔绝对不会审到这种程度,因为那等同于作死。

    加之陈曦一贯的方式是平账,故而这种非常标准的损耗就很自然的出现在了账簿里面,究其原因,大概是这种记录方式大家都能看到,所以分钱的时候,更容易分好,利益集团内部更不容易出现纠纷。

    虽说这种行为看起来像是一个蠢蛋行为,但由于这种分配方式更不容易出现内部纷争,利益集团更为团结,相互掩护之下,一般人来查账,大不了一起腐蚀了就是。

    以至于这种玩法甚至更为安全一些,至少风险不会出现在自己人之中,而是可见的账簿问题,只需要管好这一环节,那就没什么问题。

    “社会学还真是有意思啊。”陈曦将管事撵走,然对方去将上下游的坑货全部找齐,换其他人来查账,能不能拿到真货是一方面,会不会腐蚀是另一方面,再一个查到了东西会不会出事又是一方面。

    可换成陈曦,那就变成了另一个情况了,赶紧举手投降才是王道。

    “坐坐坐,站在那里像什么样子,又不是你的问题。”陈曦指着一旁的椅子对着有些慌的张既说道,说实话,张既这几年在兖州干的是真的不错,感觉在努力努力,就能去长安到大佬手下当副手了,可陈曦刚过来,就出了这么一个事,张既恨不得锤死那群坑货。

    “陈侯,既辜负您一直以来的看重了。”张既就像是霜打的茄子一样,虽说坐下了,但是人明显有些蔫。

    “都说了不是你的问题,你也别瞎担心了。”陈曦翻了翻白眼说道,“不过这群家伙啊,算了,到时候一个一个的处理就是了,价格双轨制最大的问题就在这里啊。”

    价格双轨制的优点就不用多说了,这玩意很大程度上代表着国家强控的经济资源,从国家整体角度讲,对于资源调配的优势非常明显;并且在保护地方经济和商品经济的同时,还能一定程度上把控住国家经济的脉络,缺点的话,别的不说,就贪腐这个就很头疼了。

    陈曦为什么能搞出那么多的钱,非常重要的一点就在于,私人作坊的布料,成本一百七十文,卖一百八十文到两百文。

    陈曦这边有大规模的桑麻种植园,又有大型的水利作坊,还有成衣间,印染等等一系列的配套设施,以至于在规模够大的情况下,成本能摊薄到五十文以下,而且这个五十文,搞不好还是全流程的。

    可陈曦出手的依旧是以一百八十文到两百文出手,甚至在质量更优的时候,价格还会稍微涨一些,美其名曰保护小农经济。

    这实际上才是陈曦最为迅捷的积累财富的方式,同样这也是为什么陈曦不喜欢将产品在账本上以价格显示,而是换成另一种方式,去挂账,平账,甚至特意提出了工分的概念。

    因为纯粹发钱的话,太扎眼了,陈曦这些厂矿如果给真工资的话,这个工资是低于普通打工水平的,但是架不住陈曦加入了太多的东西,工薪除了直接发钱以外,还有一部分计入工分。

    如果工分只能购买本工厂的东西,那这个工分基本是没啥用,但架不住目前汉室所有的国营厂矿背后都占了一个大狐狸。

    故而工分能买到钱能买到所有的东西,衣食住行所有的一切,工分都能买到,也是依靠这种手段,陈曦给工分富裕了非常硬实的价值,避免了在国营厂矿工作的汉室百姓发现他们的工资其实低于平均。

    毕竟一匹布两百文,汉室目前一个成年劳力,在城内打工的标准基本都在每月九百文,也就是4.5匹布的水平。

    陈曦开的国营厂,基本上都是三百文的工资,加三十工分,而十工分就随时能在厂里面买到质量靠谱的一匹布。

    理论上三百文的工资加上三十工分是等同于外面九百文的,但国营厂矿基本都有一些乱七八糟的福利,以及年底考核时的补贴,所以干一年绝对不会比在城内打工差。

    毕竟一般等价物最后还是要转为物资,能用工分买到任何物品,老百姓才不会管这个工分到底是什么鬼东西,以及为什么要这样,反正工分随时也能以一比二十方式兑换成钱的。

    可实际上直接拿工分兑钱的并不多,因为相比于外面,这边的店铺物资永远非常齐全,有时候你在外面就是买不到。

    就跟陈曦偶尔生产出来的某些奇怪的东西一样,陈曦有几个特别的厂,专门生产奇怪的东西,不外售,就挂在国营厂下面的小店铺。

    再加上官方只有工分兑钱,没有钱兑换工分,而且国营产业目前的完备性,基本不存在外面能买到,厂子里面买不到这种事情,所以时间久了,工分也就成了另一种形态的一般等价物了。

    可实际上,这只是其他人的算法,在陈曦这边并不是,对于陈曦而言工分只是一种看起来价格固定,实际上浮动空间很大的货币。

    甚至这玩意儿就不是货币,只是陈曦拿来作为掩饰的一种装饰品,可以叫工分,也可以叫白条,还可以叫虚拟币,总之这东西的真实价值在陈曦这里随时随着技术的革新而浮动。

    当技术革新到一匹布只有五十文成本的时候,这东西的真实价值就是五文,当一匹布革新到只有二十文成本的时候,这东西的真实价值就是二文,所谓的两百的售价,从一开始就只是售价而已。

    这东西的价值更多是用来掩饰价格双轨制,避免有人认识到真实价格的崩塌,以便于国家收拢更多的资金投入到国家运营当中。

    真要说的话,这等在正常人眼中看起来一比二十的汇率,从一开始就是扭曲的,其真实的汇率可能已经不到一比五了。

    而扭曲过程之中的十五文,自然是被陈曦收到了国库之中,然后再一次参与到国家的运营。

    陈曦自信自己不拆穿,在产业完备的情况下,基本不可能有人发觉,可现实发生的这一幕让陈曦明白了一件事,对于想要捞钱的这些人来说,能不能看懂你的操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捞钱。

    5%的损耗并不多,陈曦不查的情况下,直接当做不存在,毕竟陈曦的事情也很多,不过随便投几千万钱就需要陈曦过手研究一下,这不现实,实际上到现在一亿钱以下的产业,陈曦已经不参与了。

    就像什么蜂蜜啊,养鹿啊,只要基盘够大,一年到手一亿钱并不是什么大问题,但陈曦根本懒得插手,耗费心思为那么点,我还不如研究一下我目前的产业,随便挤一挤都能挤出来。

    兖州这边地处中原腹地,粮食加工,棉麻作坊都属于真正关乎民生的生意,这里面蒸发掉百分之五,一年五六个张春华没了,没一点问题,而且这里的张春华还是完全体的那种。

    毕竟这是纯利润,啥都不需要多想,净赚。

    “这群人啊,真的是,也不知道他们是学好呢,还是学坏呢?”陈曦将张既呈交上来的这些年兖州关于农粮加工,食品加工产业详细的技术革新全部找了出来,面上都不知道该笑,还是该骂了。

    不过毫无疑问的讲,这群人从上游一直勾结到出货,几乎盘踞到整个产业链上了,但这么多年没被察觉,也说明了一个问题,这群人是实打实的能干,几乎每一个环节都进行技术提升。

    更高的生产效率,更高的良品率,从源头到下游全都有变更技术提交报告的记录,如果光看这些,绝对认为这些人够拼命,够优秀。

    可这么多环节的效率提升,如果这上面的描述没问题,陈曦大致估计应该整体提升了不下十个点,再还有所谓的次品率和火耗也下降了两个点,可这整整齐齐的五个点火耗……

    “这可真的是一点都没变啊。”陈曦按着太阳穴将一整沓报告丢到一旁的桌子上,这不吊死一两百人怕是解决不了问题了,十五个点啊,在兖州的国营产业,总销售额在一百四十亿,利润在六十七个亿,这十五个点的纯利润,可是能直接用销售额计算的!

    陈曦算出来之后,都差给这群混蛋鼓掌了,实在是太秀了,简直和一千八百年后的那些家伙玩的一模一样,拼命的革新技术,扩大利润率,做表的时候按照之前非革新时的算法算。

    “这也是人才了。”陈曦叹了口气说道,“只是这作死的程度实在是坑了,我又不是没有技术革新的奖励,非要在这一方面作死,一年二十亿的净利润,真的是不怕撑死啊!”

    “我这就去抓人。”张既二话不说,果断开口道,说是张既现在后心都是汗,一年二十亿钱,这不是吊死几百人能解决的吧!

    : ( 神话版三国 /4/4460/index.html 移动版阅读m.cuiweiju7.com )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翠微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