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翠微居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都市极乐后宫 精選沴藏

第4144章 演戏

      “喔,糟糕,全了。”

    姨妈掀起睡衣,饱满的大馒头夹着一条黝黑的大家伙,她懊恼地拔出一半。我担心极了,以为姨妈会把大全部拔出。赶紧伸出双手,将姨妈的臀部按下,大又“滋”的一声插满镜头。

    “感觉如何?”

    我不能再装睡了,我不能让姨妈逃走。

    姨妈大惊失色:“啊?你……你怎么醒了?”

    我觉得奇怪问:“难道你希望我永远不醒吗?”

    姨妈再也无法镇静,她不敢看我又想挣扎:“不是、不是,这、这……”

    我抱住姨妈的后臀哀求:“妈,都了,你就别啦!就算要避孕,我们下一次再避孕好吗?”

    姨妈欲哭无泪:“你没吃安眠药?”

    我奸笑连连:“小君骗不了我。”

    姨妈怒嗔:“你……你真可恶。”

    我坏笑中连续了十几下:“你戏弄了我半天,大家彼此。”

    姨妈大窘,又要挣扎起来:“别抱我,放开你的手。”

    我知道,凭我个人能力根本无法对抗姨妈,她真要站起来,我用蛮力无用。唯一能制服姨妈的只有“青龙”,青龙才是白虎的克星。

    我从床上迅速直起身子,让姨妈贴着我的胸膛稳坐在我的下腹,双臂环紧姨妈的身体,所有积蓄的的力量都集中在下腹,坚硬的大密集上顶,猛烈冲击姨妈的,发出响亮的“啪拍”声,我已不在乎小君是否听到。

    姨妈张着嘴,回头看了看门外,又惊又急。刚想举掌打我,突然她浑身颤抖,一股暖流从涌出。我发麻、发紧,促使我更加密集。

    我担心停下来就会被压迫。姨妈双膝一滑,两腿朝后伸展,整个身体扑到我怀里,差点要脱离我的大。

    我大惊,急中生智也向后倒去,双腿屈起,将姨妈的顶住。姨妈一声娇吟,身体惯性下沉,不但无法脱离大,还深深地深处。

    大触到了软肉,我连磨几下,酸麻感顿消,姨妈却一阵抽搐,如猫哭一般叫唤:“别磨、别磨,我由你了。”

    我松了一口气,得意万分,成就感是如此强烈:“妈,你里面好紧,我好舒服。”

    姨妈轻捶我肩膀,小声哀求道:“喔,中翰你别动。喔,太粗了,你先。”

    “?好。”

    我再次直起身子,让姨妈坐在我的下腹部。姨妈脸色大变,知道我说了反话。刚想骂我,我的已如暴风骤雨般席卷而来。

    姨妈“哎哟”、“哎呀”地叫,越叫越强烈、越叫越大声,完全无法控制自己。

    门外人影轻飘,小君站在门口,她瞪大眼珠子问:“妈、哥,你们在什么?”

    我心一凛,动作慢了下来,但仍然,我似乎也无法控制自己。

    姨妈稍微缓了缓,回头道:“小君,你看你哥,他神志不清了。他以为妈是你,他一直叫你名字。喔喔,中翰,快停下来。我不是小君,我是你妈。”

    我一听,马上明白姨妈的意思,一边大力一边怪叫:“小君,我爱你!”

    姨妈痛苦地挺起胸脯:“我不是小君,我是你妈,喔喔……”

    小君在一旁气得直跺脚:“哥,你弄错了啦!那是妈,你快停下来。”

    我没有理会小君,假装痴迷地将手伸进姨妈的睡衣里,双手用力一撕,顿时将姨妈的睡衣撕烂,饱满的子袒露在空气中。

    我眼明手快,将姨妈的子抓在手中,姨妈刚好挺起胸脯,我张嘴一含,将姨妈的子含在嘴里,一边吮吸一边嘟哝:“小君,快亲我,我爱你……”

    姨妈喘息道:“小君,都怪你多加一颗安眠药,这次妈给你害惨了。”

    小君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围着我大床跑来跑去:“那怎么办,那怎么办?”

    姨妈夹了夹双腿,抱住我的脖子道:“你别吵你哥,现在只能等药效过了。万一把他惹急了,他会精神错乱,到时候麻烦就大了。”

    小君吓得目瞪口呆,果然不再叫嚷。姨妈一边扭动一边叹气:“妈委屈一下,你可千万别跟任何人说。”

    小君拼命点头:“我不说,我保证不说。”

    我见的酸麻又来,不敢有丝毫停顿,大突然加快,顶得姨妈大叫:“哎哟,痛死了。”

    我暗暗好笑,应该舒服死才是真的。

    小君伤心欲哭:“妈,真对不起。”

    姨妈大口大口喘息着:“事到如今说这些没用,你快去厨房看看有没有生姜。有的话拿刀剁碎,然后烧开水,煮姜汤给你哥喝。哎哟,你听清楚了吗?”

    小君正瞪着我,精神有些恍惚,被姨妈一吆喝,她蓦然清醒:“清楚了,可是,妈会不会受伤?”

    姨妈急催:“你管我做什么,你哥满足了,自然会放开我。”

    “我现在去煮姜汤。”

    小君跺了跺脚,扭头就跑。

    小君的身影刚消失,姨妈就娇声道:“喔喔喔,你慢一点,我受不了你这东西。”

    我问:“妈以前做过演员?”

    姨妈恼羞成怒,伸手拧住我耳朵:“你好狠,我要……要收拾你。”

    我冷冷道:“快松手,要不然我就停下来。”

    姨妈睁大眼珠子,她以为耳朵听错了,可是我真的停止抽动的时候,她迅速松开我的耳朵。

    我坏笑,慢悠悠地把姨妈身上的残衣剥个精光,张开嘴对着有齿印的咬下去。姨妈一声呻吟,急缩胸脯,身体微弓下来。我趁机搂住她脖子,疯狂地吻上她的嘴唇。

    姨妈屈服了,她不再挣扎。我的舌头与她的嘴唇刚一接触,她就紧紧抱住我,忘情地吮吸我的舌头、舔咬我的嘴唇、吞吃我的口水。耳边全是姨妈的动情呻吟,她将饱满的大摩擦我胸膛。见有背心阻隔,她呜咽着脱掉我的背心。

    此时她一点都像姨妈,完全就像一位久旱多年的怨妇。我刚想揶揄姨妈,突然一滴滴滚烫液体落在我身上,我抬头看去,姨妈已泪眼朦胧。我心头大酸,扶着姨妈肉肉的,轻轻抛起。

    很奇怪,大的虐气瞬间消失,代替而来的是温柔撩拨,仿佛在安慰伊人伤感。

    姨妈抽噎着催促:“太慢了。”

    我一听赶紧加快节奏,动作机械了点,惹得她咯咯直笑,又担心会被小君听到,她闪电般伸手掩嘴。娇憨之态神似小君,我看得心神激荡,眼中无限深情。姨妈正好也看着我,长长的睫毛下,犹挂着泪珠儿晶莹剔透。

    见我抚摸她的,姨妈娇嗔:“哼,小时候咬我,长大调戏我。”

    我很认真道:“我没调戏妈,我只不过将大你的中摩擦而已。你说过,只要男人没有将射进女人的身体都不算。既然不算,也算不上调戏。”

    “你……”

    姨妈对我怒目而视,她的胸脯急剧起伏,牙齿几乎咬破嘴唇:“好,我不许你。”

    我冷笑:“我不会射,除非你求我。”

    “我求你?你做梦。”

    姨妈脸色大变,柳眉轻挑,不动声色地将剩余在外大全部吞没,不留一丝缝隙,大随即陷入的包围之中。腰肢扭动的同时,她的悄悄收缩,将整根大包紧,仿佛就是一个肉制保险套。

    我莫名其妙,不知姨妈搞什么鬼。刚想开口问,忽然深处滚烫如火、吸力膨湃,我打了一个冷颤,发麻,有强烈的冲动。我不禁心头大骇,赶紧凝神抽动,对姨妈还以颜色。

    姨妈媚眼如丝,用夹着大转动,速度不慢不快。无论我如何剧烈,她的速度始终如一。不同的是,她顺时针转几圈又逆时针转几圈,间又扭动吞吐几下,弄得我无所适从,越加发麻。

    我情急之下大吼一声,抱着姨妈翻倒在床,将她压在身下。大猛力、剽悍异常,随后九深一浅大举反攻。这下情势逆转,姨妈花容失色连喊暂停。

    我又不是白痴,岂会上当,见她呼吸急促,娇躯如蛇扭动。我更加凶悍粗鲁,大如雨点般落下,姨妈尖叫连连,抱着我的脖子狂吻,不一会儿就鼻息咻咻,暖流狂喷:“中翰,爱我,快爱我。”

    我狰狞大吼:“妈,我要。”

    说着,全身的热力几乎在一瞬间都倾注到姨妈的里。

    “喔,射吧、射吧。”

    姨妈送上她的香唇。

    这一夜注定不平凡,喝完小君的姜汤,我的又如排山倒海而来。这一夜,堕入欲海的姨妈趁小君熟睡,又与我欢爱了三次。每一次她都默许我射进她的里,会射入吗?这要问问姨妈。

    如何向女人道歉呢?姨妈指点我,就是用心去道歉。

    当秋烟晚得知那一桌丰盛的早餐是我冒着大雨去菜市场买来食材,然后再花两个小时弄好的,她就被我的诚意感动了。吃到第三勺鲜美的海鲜粥,她的眼泪终于流下,连一旁的何芙与秋雨晴都感动到了。

    我趁热打铁,在餐桌上铺开碧云山庄的装修设计图和模拟图:“碧云山庄一共有五栋单独的欧式别墅。因为曾经是五福香堂,所以以‘五福’命名,分别为永福居、德禄居、寿仙居、丰财居、喜临门。

    “虽然名字俗了点,但都是大家心里的期盼。这五幢别墅的每一栋都比你们现在这间房子大三倍,除了寿仙居是送给我姨妈之外,其余的四栋还没有主人,我决定送其中一幢给烟晚姐、雨晴姐还有何芙。”

    “别墅呈东西南北中分布,永福居在东、德禄居在南、丰财居在西、喜临门在北、寿仙居在中。

    “东边新修一条高速公路支线,直接通往碧云山庄。这要感谢周秘书,是他考虑周详,帮我修了这条私人公路。三个月后山庄装修完毕,这条公路刚好通车。

    “你们选好之后,我会让室内装饰设计师跟你们联系,到时候你们需要加什么就告诉设计师,他会帮你们设计。

    “那里风景如画、空气清新,是娘娘江的发源地,有很多娘娘鱼的自然繁殖区。你们大概不知道,娘娘鱼在市面上比鲈鱼贵一倍。将来万一手头紧了,你们就是偶尔钓几条娘娘鱼出去贩卖也能解决日常开支。”

    “嘻嘻。”

    餐桌上有了娇笑回荡。

    “我想在碧云山庄住一辈子。如果你们也愿意在那里一辈子,下个月就有三辆法拉利级的跑车。毕竟山庄离市区有些远,有了跑车会方便很多。”

    “装修出来的效果会跟模拟图一样吗?”

    秋雨晴有些兴奋。

    我淡淡道:“比图更漂亮,现在已有些规模了,你们可以等雨停之后去看看。”

    秋烟晚一脸严肃:“那严笛呢?她可以不可以住?”

    我微笑点头:“别人不行,严笛可以。我要聘请严笛做碧云山庄的安保总管,由她负责山庄的安全保卫,你们帮我问问她需要什么待遇。”

    三位大美人对望了一眼,都没有说话。

    我收起图纸柔声道:“晚上在伯顿酒店的宴会厅有一个朋友的生日party,很重要,希望你们来参加。上一次烟晚姐去过,很多人她都认识。”

    何芙突然情绪异常,欲言又止,一旁的秋烟晚连连摇头。我正纳闷,性格直爽的何芙却说出来:“今天也是烟晚的生日。”

    “啊?”

    我很意外,看看秋烟晚与秋雨晴都沉默,应该不是虚言。

    何芙接着说:“周秘书的想法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烟晚希望三十三岁之前做一个真正的女人,所以昨天晚上她引诱你。不是说她有多喜欢你,而是实在找不到比你更好、更合适的男人。”

    我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我还以为烟晚姐为我奉上女人最珍贵的是因为喜欢我,现在才知道是不得已而为之。唉,算我误会了。”

    秋烟晚一听,羞悔交加:“李中翰,我恨你。”

    我坏笑:“佛曰:恨既是爱,爱既是恨,归根究底都是感情。烟晚姐,我错了。昨晚辜负了你,真抱歉。你好好休息,晚上有一个神秘礼物送给你。”

    秋雨晴急问:“什么礼物?”

    我笑道:“既然说是神秘礼物就不能说,到时候你们自然会知道。”

    “哼。”

    三位大美女一同发声。

    我站起来往寿星的额头上吻下去:“我要回公司了,顺便送小芙,她的车还停在伯顿酒店。”

    秋雨里送情郎,秋烟晚的名字里恰好有一个“秋”字,真是应景应时,她目送我离开时心乱如麻的样子令我暗暗好笑。

    “又一个女人投怀送抱,你很开心吧?”

    何芙冷冷地看着窗外,她的声音比车窗外的秋雨更冷。

    我眉飞色舞地把握着方向盘,不时愉快地按响车唰叭:“是很开心,烟晚姐漂亮高贵、端庄婉约还是,我当然开心,不过我知道你不开心。”

    何芙问:“我为什么不开心。”

    我看了她一眼,故意来一个急刹车:“因为你也是老,但你到现在还没找到一个能帮你开垦地的男人。”

    何芙郁闷地系上安全带:“反正不是你。”

    我驱动引擎:“世事无绝对,谁会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情?”

    何芙冷冷地转移话题:“你姨妈呢?她不是说要来给烟晚一个交代吗?”

    我笑道:“如果烟晚姐不原谅我,姨妈一定会来给烟晚姐一个交代。但姨妈知道烟晚姐一定会原谅我,所以她不来了,她只想见你。”

    “见我?在哪?”

    “小吃店。”

    “满面春风”小吃店有了新主人,这位新主人年纪很小。奇怪的是,我到现在还不知道这位小吃店新主人的全名,我只知道她叫小月。

    也许是下雨的缘故,小吃店的生意不如平时,正好让小月熟悉柜台收银技巧。

    她聪明伶俐,很快就上手,不一会儿就能熟练运用收银机,一旁的秦美纱乐得多添两条鱼尾纹。

    见了我,秦美纱兴冲冲走来腼腆道:“李总裁来啦!你姨妈等你好久了。”

    她回头看向小吃店角落的一张桌子,位子上正端坐着一位风姿绰绰的,她就是姨妈。

    其实小吃店不大,我与何芙走进小吃店时,彼此都已看见。只是小月第一天上工,引起我关注罢了。我按照姨妈的嘱咐,没有参与姨妈与何芙的这次交谈,让何芙和姨妈相见后,我就先离开了。

    我知道她们一定是在讨论张思勤的案件,作为这起案件的侦办人,何芙一定有很多有关案件进展的消息,姨妈就是要与何芙交换讯息。可以看得出,姨妈还不太相信何芙,没有百分百把握这起案件平静结案,姨妈肯定不放心。

    但我绝对相信何芙,她是一位十分固执又立场坚定的人,不会轻易改变立场。

    一旦立场改变,她会对新的立场坚决执行,而姨妈的立场并不坚定,随时摇摆,以当时的身处的环境来决定。

    姨妈比何芙圆滑得多,更懂得如何变通,这是优秀特工的特质。姨妈说何芙与她很相像,这点我不完全认同。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她们都很正直,都是属于除暴安良的侠女义士。

    姨妈不让我旁听是为了保护我,如果出现不可测的意外,我完全不知情。可是经过一夜缠绵,我们已经心有灵犀,她的细腻完全被我洞悉。这是伟大的爱呀!我越来越相信姨妈就是我的母亲,只是我却彷徨了,我宁愿姨妈就是姨妈。

    “李总裁,要不要来一碗阳春面?”

    秦美纱朝我走来,她身着短裙薄衫,脸上尽显妩媚风韵。

    我望了一眼正在与何芙窃窃私语的姨妈,佯装客气道:“我吃过了,姨妈煮了早餐,谢谢美纱阿姨。”

    其实我的早餐是与秋烟晚一起吃的。

    “这店是你的,你怎么还谢我?应该是我好好谢你才对。”

    秦美纱眉目含春,对于我迅速兑现照顾小月的诺言,她发自内心的感谢。

    我笑道:“现在这店属于小月了,也属于美纱阿姨。这几天下大雨,生意差了点,但平时生意很好的,特别是早上和中午。如果小月忙不过来,你们再请一个工读生,千万别太辛苦。”

    秦美纱欣喜不已:“谢谢李总裁,你救了小月、救了我,还费心照顾我们,我都不知道如何感谢你。”

    见秦美纱略为激动,我轻挽她的胳膊走向僻静处:“美纱阿姨别这样,客人都在看呢。”

    “不好意思。”

    秦美纱微微羞涩,跟我连说抱歉。

    “我一件事情告诉你,你要有心理准备。”

    经过考虑,我决定将张思勤的死讯告诉秦美纱,我不想她仍然背负张思勤的压力。

    “什么事?”

    秦美纱突然很紧张。

    我淡淡道:“张思勤父子死了,以后你和小月可以安安稳稳地生活。”

    秦美纱睁大了眼睛:“真……真的吗?”

    “记住,以后没有人会再欺负你们了。”

    说这话时我傲气十足。

    秦美纱被彻底震撼了。她虽然痛恨张思勤父子,但一天之内,这两条活生生的生命从此消失,她无论如何也开心不起来。我并不希望秦美纱因为这事怕我而变得唯唯诺诺,震慑别人最好点到为止,否则会弄巧成拙。我微微一笑,柔声道:“走,我们去看小月如何收钱。她真聪明,一学就会。”

    “是、是。”

    秦美纱心怀余悸。

    “小月,这是你第一次工作,很兴奋吧?”

    我笑眯眯问。

    小月不仅兴奋,她简直兴奋得手舞足蹈:“太兴奋了,我已经能自食其力了,谢谢李总裁。”

    这时客人陆陆续续过来结帐,小月手脚利落地收钱找零:一共一百三十六元,找您十四元。”

    秦美纱恢复平静,与我一边闲聊一边注视着小月。我发现她眼里的慈爱与姨妈看我时如出一辙,心里莫名其妙地烦躁。

    小月忙了一会儿,见客人渐渐稀少,她露出馋样:“妈,你帮我看一下,我肚子饿了。那阳春面好象很好吃的样子,我也要吃。”

    我与秦美纱大笑,点头应允。

    站在收银机前,秦美纱一脸尴尬:“可惜我笨,不会弄这玩意。”

    小月刚想做师父,我摆摆手:“小月,你去吃吧,我来教你妈妈如何用收银机。”

    “谢谢总裁。”

    小月大喜,转身跑到领餐窗前大喊:“师傅,来一碗阳春面。是我吃的,要放多点料喔。”

    “呵呵,这孩子。”

    秦美纱一脸幸福,做母亲总希望自己孩子有依靠。有了这间小吃店,秦美纱与小月完全没有生活压力。

    “美纱阿姨,来,我教你。”

    我靠上去贴在秦美纱身后,她的臀部与姨妈的臀部差不多又圆又大,我有些心猿意马:“这是电源开关、这是商品分类、这是商品选择、这是商品价格……”

    秦美纱很不自然,支支吾吾半天也不知道听懂没有,我小声问:“美纱阿姨怎么了?”

    秦美纱猛摇头,尴尬道:“没、没事。”

    我又问:“你的脸怎么红了?”

    秦美纱四下看了一圈,小声道:“李总裁,你别贴这么近,你姨妈会看见的。”

    我闻着秦美纱的发香坏笑:“这个角度没人看得见,来,你的撅一撅。”

    秦美纱马上感受到臀后的热力,一缩急道:“李总裁别这样,在大庭广众之下,你太过分了。”

    我贴上去,将肿胀的硬物顶在中间:“这要怪你,谁叫你这么迷人、谁叫你穿这么紧的短裙,你的好圆。”

    秦美纱脸红到了脖子:“下……下雨,当然不方便穿裤子。唉,人胖了,裙子都变窄了。”

    我色色道:“不胖,一点都不胖,只是你的大而已。”

    说着手臂下探,撩起短裙。双掌在肥美的大揉玩几遍后,悄悄将褪下。

    秦美纱大惊,四下张望了一圈。见客人们都在吃东西没人注意,她马上要抓回。可惜说时迟那时快,秦美纱的已被我剥到膝盖了,她更是惶恐:“李总裁,你干什么呀?你别脱……”

    我干脆将秦美纱拉到脚踝,她刚想要下蹲抓,又有食客冒雨前来:“要一碗卤肉面,加一个卤蛋。”

    我马上手抓着手的教秦美纱。在我的指导下,她也能笨手笨脚地领悟一点,“好的,一共五十二元,请到那边领餐。喔,李总裁,你别这样,喔……”

    的瞬间,我的高亢如山。昨晚在姨妈身上释放的又开始积攒,我必须要释放,否则我会很暴躁、很难受。大顺着秦美纱的股沟捅进,我一插到底,连抽十数下,立即变。

    “舒服吗?”

    我悄悄问。

    秦美纱喘息了两口,小声哀求着:“求求你,别……别这样。”

    “注意表情,别让人看出来。”

    我又亢奋地连续抽十几下,终于挑起秦美纱的欲火,她轻轻摇动配合我:“啊……我、我受不了,快、快点。”

    “我的动作幅度不能太大,你配合一下向后顶。”

    “这样可以吗?”

    秦美纱依言,后。几次吞吐过后,她已运用自如。

    “真不错。”

    我大赞,抽动更加犀利,似乎已经如火如荼,湿了我的。我看准时机,突然拔出大,将秦美纱扳转过来形成面对面。双膝一顶,将她的双腿顶开,疾挺,又将大秦美纱的中。

    秦美纱大惊:“这姿势太明显了。”

    我坏笑,身下越插越快:“明显就明显,美纱阿姨会喜欢的。”

    秦美纱无奈之下只好配合着扭动:“啊……快换回来!啊,插得够深了,别再往里顶了!再顶,我……我就站不住了。”

    正当我们纠缠的时候,担心的事情发生了。小月发现端倪,她快速跑来惊讶地看着我们问:“妈,你们干什么啊?”

    我要拔出大已来不及,只能继续插在里:“你妈妈眼里进沙子了,我帮她吹吹。美纱阿姨,你仰一下头。”

    秦美纱也到了紧要关头,她微微仰起脖子喘息道:“喔,好痒,眼睛好痒。”

    我脊椎发麻,秦美纱为了掩盖春光突然合拢双腿。我浑身一颤,大在里猛受压迫。我暗叫不妙,完全不受控制地再次抽动:“美纱阿姨别担心,弄出来就不痒了。”

    秦美纱同样箭在弦上,虽然小月就在身边正睁大眼睛看着,她仍然急剧扭动:“快弄、快弄。”

    我猛地抱住秦美纱,低声喝道:“抱紧我。”

    秦美纱看了小月一眼,闪电般抱住我的后腰,鼻息浑浊、呻吟动人。

    小月吓呆了。“妈,你们这是?”

    秦美纱小声哀求道:“小月,你别看,嗯嗯嗯……”

    既然已经露馅,我索性痛快,每一次都是缓慢抽出再深深,噗噗作响。

    见秦美纱的胸部高挺,我急乱之下还腾出手去揉捏,很快秦美纱到了强弩之末:“李总裁,快些用力,我受不了了,你快用力。”

    没等秦美纱说完,我低下头,在小月的惊恐注视下,含住了秦美纱的嘴唇。一通狂乱吮吸缠绕,我终于强烈爆发,与秦美纱一起共赴极乐巫山。

    小月默默拿起一包餐巾递给秦美纱,圆圆的脸上布满泪水。

    姨妈与何芙终于谈完了。对我来说,她们谈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们谈完后都面带笑容。姨妈看我眼神尽是万种风情,何芙的笑容则略显腼腆。

    我要送何芙回酒店取车,她却温婉地谢绝了:“中翰,不用送我了。我有工作,等会儿有车来接我,你先送方阿姨回家休息吧,她很累。”

    姨妈很意外,她心绪不宁地拢了拢波浪长发问:“我看起来很憔悴吗?”

    何芙目光如炬:“不是憔悴,是累,阿姨一定为中翰的事透心。您放心,中翰什么事情都不会有,张思勤的案子已定案,是一起交通意外。”

    姨妈微笑,悄悄朝我使眼色,我会意的走上前握住何芙双手:“小芙,谢谢你。”

    何芙腼腆道:“不用谢。阿姨、中翰,晚上见。”

    与何芙、秦美纱以及小月告别,我与姨妈一同回公司。宝马ksuv刚启动,她似乎已迫不及待:“等会儿找泳娴帮我按摩、调理一下,我可不想今晚让屠梦岚觉得我比她老。”

    我侧身看了看副驾驶座上的姨妈,发现她艳光四射,唯独那双凤眼有些微肿,这是休息欠佳的表现。姨妈见我看她,她风情地瞪了我一眼嗔道:“看什么看,你把妈折磨累了就开心了。”

    我态度很诚恳:“都是我不好,害妈累了。下次我们别斗了,白虎就是白虎,白虎赢不了青龙。”

    姨妈咬了咬嘴唇,微肿的凤眼里射出一道寒光:“我就不信。”

    我调侃道:“车里宽敞,不如您再试试?”

    姨妈冷冷道:“你别激怒我。”

    我没有说话,只是吹起欢快的口哨。

    姨妈愤怒了。车子拐个弯,眼看就到公司她却猛拍车门:“靠边停车。”

    我大吃一惊,急忙停车:“妈,我开玩笑的,你别当真。”

    姨妈闪电伸手拔出车钥匙:“脱裤子。”

    “妈。”

    我叫苦不迭。

    爬到车后座的姨妈却已经开始脱裤子。见我犹豫,她闪电伸手揪住我耳朵:“你脱不脱?”

    我大骂自己脑子进水,谁都不惹,偏偏去惹女王,真是骨头犯贱。正为难时,一首世界上最好听的歌曲响起来。

    “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

    我赶紧接通电话,却听到郭泳娴告诉我一个天大的坏消息:“中翰,负责装修碧云山庄的工头见下了几天的雨,他今天前往山庄查看有没有漏水,意外发现山庄附近的竹林后有坍方,包工头说从坍方处意外发现一条看起来很古老的石阶。”

    很奇怪,刚到碧云山庄,这场下了几天的大雨终于停了,阳光将乌云撕开了一个口子,照雾气袅袅的山头,葱郁的竹林上空画上了一道绚丽的彩虹,一阵山风吹过,茂密的竹林在彩虹下荡起了壮观的竹浪,据说,有彩虹的地方都有吉兆。

    “工头大哥,这可是我家祖坟,你得马上找人把塌土填好。”

    我如同至孝之人跪倒在塌方的泥地上又哭又拜,一股淡淡腐霉气息散布在四周,眼前真有一条石阶,看样子年代久远。

    “是是是,我马上叫人整理好。”

    工头慌了,急忙召集装修工人拿起铁铲、锄头,将塌土重新掩埋古老的石阶,由于装修工人人数众多,两个小时不到,整个塌方之处全部掩埋完毕,有人还顺便铲来新绿的草皮铺盖上去,一眼望去,几乎看不出曾经塌方的痕迹。

    见我仍然虔诚地跪着,众工人也纷纷对着古老石阶行礼,我暗暗好笑,偷偷瞄一眼矗立在一旁的姨妈,见她眼露赞许之色,我更是得意。

    “谢谢大家,辛苦大家了,今天都放假,你们放下手中的活去轻松一下,明天再来。”

    我拿出准备好的香烛纸钱,乳猪糖果等祭拜物品,满了满摆了一地,心想:既然要对这些装修工人隐瞒公主宝藏的事,就必须做戏做得逼真点,只可惜刚才哭了半天也没哭出半滴眼泪。

    大家一看我手忙脚乱,知道我要祭拜先人,外人不好在场,一个接一个纷纷离去,不一会,整个山庄就剩下我和姨妈。

    “这里是我和妈生活一辈子的地方。我不想我的山庄成为文物展览馆,我不允许有人破坏这里的平静。”

    我走过去,抱住姨妈的软腰:“上一次答应李靖涛要带些祭品给他,等会我过去给他磕两个头。”

    姨妈凤眼一亮,微微颔首:“你有这分孝心,他一定很开心。”

    “等山庄装修完毕,我让她们都去祭拜李靖涛。”

    见周围无人,我大胆地在姨妈脸上亲了一口,姨妈嗔道:“那是必须的。”

    我心中一动,忍不住再问:“李靖涛真的不是我父亲?”

    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如果李靖涛真的是我父亲,那姨妈就是我亲生母亲,昨晚的旖旎岂不成了?

    姨妈脸一红,却反问我:“你说呢?”

    我苦笑道:“你不说,我怎么知道?难不成李靖涛托梦给我?”

    姨妈扑哧娇笑,狡猾地转移了话题:“你先告诉我,你的女人总共有谁?我说过,妈是一个很自私、很善妒的女人,你以前有多少个女人我不管,但从今天开始,你胆敢碰一下别的女人,我就把你杀了,然后妈就自尽在李靖涛坟前。”

    “啊?”

    我脸都绿了。

    姨妈冷哼一声,脸色随即严厉起来:“说!现在讲清楚,你到底有多少个女人?”

    我叹了叹,乞求道:“好吧,我说,但妈可要保证不能难为她们。”

    “当然,之前是之前。”

    姨妈很大度的样子,其实她真的就是一个自私善妒的女人,别的女人同样自私善妒,但无法掌控我,唯独姨妈绝代天骄,我甘愿臣服。

    “小君……”

    我在犹豫,明知姨妈一言九鼎,但我还是很心虚。

    姨妈柳眉轻挑,大声道:“继续。”

    我只好如数家珍般,将我所爱的女人一个个说出来:“小君、辛妮、郭泳娴、唐依琳、楚蕙、葛玲玲……”

    说到这,姨妈的脸色还算平静,这些女人都在她预料之中,我继续说:“庄美琪、樊约、章言言、何亭亭、罗彤、王怡……”

    这时,姨妈的脸色开始难看了,我猜是何婷婷与罗彤出现在名单里有点出乎姨妈的意料,不过她想了想,脸色很快平静下来,大概明白秘书处的女人全军覆没也在情理之中。

    我尴尬地笑了笑,继续说:“还有秋雨晴跟秋烟晚。”

    姨妈等了半天,见我说完秋家姐妹后沉默不语,她冷冷问:“没了吗?”

    我这时心念急转,如果我就此打住,恐怕将来再也没机会对凯瑟琳、乔若尘下手了,这两位绝色美人可谓千中挑一,如果错过岂不是终身遗憾?

    不如现在就加入我的女人名单里,等将来有机会猎取时,相信姨妈也无话可说,她总不能现在就跑去问凯瑟琳和乔若尘是否被我爱过。想到这,我故意结结巴巴道:“还有凯瑟琳跟乔若尘。”

    姨妈脸色大变:“什么?凯瑟琳、乔若尘也被你……”

    我难过地点点头:“是的。”

    “还有谁?”

    姨妈的大胸脯急剧起伏,声音也变得急促,她清楚凯瑟琳和乔若尘有惊人的容貌,将来她们俩必定会成为她林香君嫉妒的对象。

    我内心一阵惭愧,有了绝代天娇的姨妈、小君,还有一众美丽的女人,我应该知足,不应该再对别的女人心存幻想,无奈话已出口,想收回已不可能。

    至于何芙,我估计希望不大,她对乔若谷既有愧疚之情,也有报答之心,况且姨妈在总统套房的书房里偷听过我与何芙的对话,知道何芙并没有与我发生关系,所以我随口道:“何芙只亲过嘴,摸过,不知算不算,如果不算就没有了。”

    姨妈一愣,顿时勃然大怒:“你亲过人家的嘴、摸过人家的身体,哪能不算?除非何芙不要你,否则你就要对人家负责。”

    我心中大喜,脸上却没有任何喜色:“我现在只想对妈负责一辈子,青龙配白虎,那是绝配。”

    “哼。”

    “别说好听的,你还有一大群女人。”

    姨妈眼角上弯,笑得风情万种,笑得我欲火焚身。 ( 姐夫的荣耀 /7/7847/index.html 移动版阅读m.cuiweiju7.com )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翠微居首页